做這行很賤 兒子卻要他堅持下去

50年前,吳武雄在花生故鄉開起油車行,即使油品精純,他卻說在商場拚搏,誠實似原罪:「這行很賤,額頭彷彿刺個賊字。」

幾度生意起落,興盛皆因食安危機,歷經兩次存款見底、妻子罹癌、自己憂鬱症,吳武雄低潮之際交棒長子。5年前油安事件再爆發,一生只做純油的堅持被認同,源順像隻慢啼的大雞,安靜半世紀,終一鳴驚人。

孩子天真的言語,力量足以影響大人一生。
「土庫、土庫,以前土庫就是土豆的倉庫。」

吳武雄曾祖父以「源順」為名,從事食糧事業,親族全是天主教徒,至今仍共用源順商標。「日本時代阮爸去南洋當軍伕,戰死時我才8個月大。」吳武雄商科畢業想出外打天下,阿公卻寄望長孫守好碾米廠。「錄取貿易公司後和阿公攤牌,他整夜守門不敢睡,怕我半夜帶著妻小跑掉。」

1967年吳武雄決定開製油廠,阿公賣掉三分地供他買榨油機。「土庫又稱土豆的倉庫,街上油車行好幾間,有位前輩錢賺夠了、覺得餘生該和大小老婆享樂,不只傳授技術,還把客戶給了我。」

不到30歲的吳武雄,一輛機車跑半個台灣,最遠騎到基隆談生意,鄉下人習慣吃豬油,花生油是都市專屬高級品,他的油精純無雜質,很受油行歡迎。

源順極盛日期,外務員有70多人。 源順提供

http://www.nextmag.com.tw/realtimenews/news/382042/?utm_source=Line&utm_...
「他說他遇到困難,因為不知道這群人的工資該怎麼發?隨便叫兩個來,工作效率都比整群人高。」

老字號源順製油廠,10幾年前遇到經營危機,原本打算和妻兒定居澳洲的長子吳世仁,回家幫爸爸吳武雄的忙,哪知他不顧公司還在虧損,竟先斬後奏引進一群「奇怪的」員工。

吳武雄夫婦說:「每次看到他們,心情就好起來。」
吳世仁說:「15年前,華聖啟能發展中心剛在土庫成立,隔年創辦人來找我,說收容一群特教學校畢業的大孩子,找不到雇主願意接納他們,希望油廠能做為職能訓練的基地,未來好銜接就業。」

廠方交給他們的第一項工作是趕蒼蠅。吳武雄回憶:「剛開始連個人衛生都有問題、公廁常有穢物、員工抱怨不已,我只好在包裝區隔出獨立空間、請老師訓練他們上廁所禮儀,沒多久員工又通報,說2名喜憨兒從鬥嘴變打成一團,我趕過去排解,兩人已經勾肩搭背玩在一起、完全忘了剛剛的衝突。」

源順在包裝區闢出獨立空間,讓喜憨兒學習。
員工抱怨連連,因為工作效率和產品良率太低了。

吳武雄又好氣又好笑,面臨經營危機的他,每次看到這群單純沒心機的大孩子,心情就好一半,不忙的時候,他會到包裝區聊天,聽聽他們的故事。其中一個30幾歲的學員,每天騎10幾公里腳踏車到土庫,只為和獨居鄉下的阿嬤坐一會兒。「自從來源順上班,他在家人面前可以抬頭挺胸、不再自卑。」

職能訓練慢慢上軌道,特教老師開始訓練學員貼標籤、折包裝紙盒,大小肌肉不夠協調的他們,動作慢、貼得歪歪斜斜,最令領班氣憤的是:「他們家裡或中心有事就不來了,工廠正在趕工耶!」

心思單純的大孩子,看到相機就會自動擺姿勢,完全忘了正在工作。
吳武雄說,在喜憨兒心裡,家裡農作物收成或中心有表演活動,當然比工作重要:「這是他們的責任感啊!」他採購自動貼標機:「學員做不來時,就讓機器代勞。」

在同業眼裡,這群人根本是添亂的,吳武雄卻對員工說:「你們一個人付出很小很小的愛心,可以救好幾個家庭!」甚至在兒子決定付他們薪水,卻不知該用工時還是工作效率來計算時,難得重口氣說了句:「你若和這群人計較,雷公打下來,要躲在哪裡?」

如今,週一至週五的上午,每天會有10幾個喜憨兒,被特教老師帶到源順上班,他們最大超過70歲、最小剛滿20歲,另有2個已經是全職員工,員工們也從原本排斥變成融為一體。吳武雄妻子說:「過年時,領班私下包紅包獎勵他們,有時辦活動沒來上工,大家還會想念呢!」

農曆年前大家忙著折紙禮盒。
採訪時,學員嘰嘰喳喳的想引起注意、不停朝鏡頭比勝利手勢,還要我評鑑誰貼的標籤最漂亮。下次買到標籤貼得有點歪的源順油品,就是買到這群大孩子放送的快樂哦!(撰文:顏幸如 攝影:林玉偉)
「你再誠實,別人還是認為天下烏鴉一般黑。」

好光景不到10年,美援時期台灣大量進口黃豆,沙拉油成為平價油脂代名詞。「成本僅花生油1/6,同業摻沙拉油增加利潤,我堅持不摻,被客戶數落:『少年仔嘜假啊!摻多摻少而已啦!』」

他對太太吳陳瑞照說:「我覺得做這行很賤,額頭彷彿刺個賊字,客戶看到我心裡就喊:『賊仔又來了。』」

吳武雄決定自創品牌,以「源順」為名,做出台灣第一罐小瓶裝花生油。「我天真以為,從此能和雜油做區隔。」哪知同業模仿力超強,更便宜的瓶裝油一窩蜂上市,他的油被代銷商堆在牆角。

「摻沙拉油還算有良心,台灣精製油技術提昇後,不肖業者大量進口飼料油煉給人吃,味道還很香呢!」存款僅剩幾千元,吳武雄信念動搖了,內心有個聲音說:「誠實有什麼用?跟著摻沙拉油吧!只要公司不倒,賺了錢做善事就好。」

他問大兒子:「爸爸做摻油好不好?」小學剛畢業的吳世仁卻說:「我們不要騙人!要做純的!」這句話讓吳武雄吃了定心丸。

吳世仁童年一句「做純的」!安定爸爸焦躁不安的心。
「量販店找我,我談品質他講價格,當然破局。」

不久米糠油事件嚇壞台灣人。「1982年消基會抽驗市售10家花生油,只有源順符合國家標準。」妻子指著牆上剪報:「隔年再檢測72家胡麻油,有5家符合標準。阮真歡喜,帶4個出來呢!」

物換星移,量販店逐漸取代雜貨店。「量販店找我,我談品質他講價格,當然破局。」小油廠無法撼動消費趨勢,事業第二次低潮,吳武雄陷入結束營業、出走中國的兩難,在老員工力勸下苦撐。

挺爸爸「不騙人」的兒子長大了,吳世仁捨不得老爸苦,以妻子待產、需坐月子為由回台。「產品是好的,通路有問題而已。我本想幫幾年就回澳洲,哪知遇到更嚴重的變故。」

天然冷壓製油,必須壓榨24小時以上。
「最初心態是做功德,沒想到第一個受惠者是我!」

教友引介台灣生機教母李秋涼。「她拜託我們,生產病人可以吃的冷壓芝麻油。」勉強度日的老油廠,壓根沒聽過冷壓油,到處查資料,才知傳統榨油須先將花生、芝麻炒到最香,但過度加熱易造成肝臟負擔。「健康身體可以代謝,重病者承受不住,他們必須花很多錢,買進口冷壓橄欖油。」

吳陳瑞照說,冷壓芝麻油研發半年後,有天她突然癱軟在地,榮總宣佈頸椎長惡性腫瘤,恐只3個月好活。「夫妻倆抱頭痛哭,我連遺言都交代好了,唯一要求是不開刀。」

當時她才50出頭,深怕開刀癱瘓成兒女負擔,決定和命運對賭。「李秋涼老師得了7、8種癌症,靠生機飲食活下來,我應該也有機會。」她住院那半年,員工在雲林工廠種生機芽菜,直送台北病房;留學子女中斷課業,回國為媽媽加油;廠長弟弟把家裡打造成無障礙空間,等著姐姐回來。

吳陳瑞照病後,吳武雄將熱壓製程改冷壓,幾年後妻子癌細胞奇蹟消失,公司財務卻更惡化,因為製油成本提高,還少了熱壓的香醇。

走過抗癌路,吳陳瑞照成產品最佳代言人。
「公司只有『淒慘』兩字能形容,我煩惱到得憂鬱症。」

吳武雄被子女趕去墾丁散心,他淚流滿面祈禱:「主啊!我不曾做過一瓶假油,這條路怎麼走啊?」翻開聖經那刻突然領悟:「以前的我太驕傲自信,主才讓我走進谷底。」回家後他交棒兒子,只掛名董事長。

源順研發各種養生產品,在生機界頗有名氣,但畢竟是小眾市場,12年前吳世仁將遊覽車團客接進工廠,製程全部透明化。「既然消費者不懂油怎麼來的,我們就教到大家懂,或許能殺出生路。」

觀光工廠賣起芝麻冰淇淋吸客、轉攻網購宅配, 5年前台灣連串油安事件,頂新、大統中箭落馬,消費者憶起苦撐多年的老品牌,「門市人潮多3、4倍,油全部被掃光。」50年幾次起落,皆靠食安事件翻身,「不擔心消費者健忘嗎?」吳世仁說:「社會氛圍不一樣了,源順這麼多年來,就為了等國人健康意識成熟。」

此生幾經波折,吳武雄堅信人就是要腳踏實地,主才會賜福。「小時候我阿公說『無奸不成商』,我的人生體悟卻是『奸了就商不成』!」(撰文:顏幸如 攝影:林玉偉)

源順芝麻觀光油廠

地址:雲林縣土庫鎮成功路1-62號

電話:05-6622574

http://www.nextmag.com.tw/realtimenews/news/380320/?utm_source=Line&utm_...